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闫妮:与观众达成共鸣 那是真正的美好

电视剧《装台》播完,在豆瓣上拿到8.4分的评价,堪称近期国剧良心。但这部聚焦底层小人物,讲述百姓生活的剧集,虽然电视台收视率持续破2,但并没有获得与它品质匹配的网络关注度。毕竟,在众多更时尚、更光鲜的影视剧作品中,《装台》显得太传统,太朴素了。

但这些对于剧中女主角“蔡素芬”的扮演者闫妮[微博]来说,并没有那么重要。她在《武林外传》《少年派》《一仆二主》等作品中的角色,让很多观众觉得,闫妮就是适合饰演干练独立、飒爽利落的女性形象。但在《装台》中,蔡素芬贤惠持家,温顺善良,对于他人的恶意和命运的不公,一再退避忍让,是一个情感内敛,敏感害羞,身上笼罩着淡淡哀愁的传统女性形象。

这样的女性形象,在当下崇尚“姐学”,崇尚都市独立女性的时代中,显得并没有那么讨喜,但闫妮表示,并非市场上大家偏好什么样的人物,她就会去演,更多还是追随本心,考虑自己当下想要尝试塑造一个什么样的角色。“其实因为我本身是一个目的性不强的人,很多东西如果是奔着什么目的性去的,我就觉得失去了它的意义了。”

为了这个角色,闫妮从方方面面去接近和寻找“蔡素芬”这个人物,在剧中也几乎是素颜出镜。“我作为演员来讲,还是希望观众最终是接受这个人物,这个才是最主要的。 ”她欣赏“蔡素芬”柔弱之下的坚韧底色,形容她是“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”,虽然背负着痛苦的过往,但依然能够勇敢去爱别人,去善待别人,这是了不起的能力。

闫妮自认在生活中很随意,熟悉的朋友损她,吐槽她,她就跟大家一起嘿嘿乐,朋友形容她是:“生活中你要说她什么,她根本不会管,好也好,坏也坏,她都能傻乐。但要在拍戏的时候,她一定执着追求她想要东西。”

闫妮说:“在那一刻,对于我追求的(表演),我要是达不到的话,我真的会不顾一切的,跟我生活中可能不太一样。在拍戏那一刻,好像我会忘记我是谁。”

[对话]

澎湃新闻:《装台》对你来说最大的吸引力是什么?

闫妮:我拍电视剧,我觉得剧本是最重要的,《装台》首先它有一个很好的文学底子,那相比现在一些底子不扎实的剧本,我肯定会另眼相看的。而且原著陈彦老师他是戏曲研究院的,他在戏曲研究院写这样一个故事,可以说很有扎实的生活基础的。我记得是在拍《少年派》的时候,张嘉益就跟我提到过这个剧本,他一直在做这个剧本。很长时间以来,他都是对剧本很在意的,很有要求的,而且编剧老师马晓勇我也跟他合作过。

另外,这个故事讲的是陕西人,我也是陕西人,而且蔡素芬这个人物,不像以前我演的一些角色大多是比较外化的,她更多是默默在那儿观察,因为她毕竟是从外地过来的,而且身上又背负着一些沉重的往事,她身上有容易逃避的地方。但她身上又有很顽强的生命力,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那种,不管生活给予她什么,她总是还有爱别人的能力,给予他人善意的能力。这样的一个人物其实对我也是有吸引的,想来挖掘一下我自己身上也不知道有没有的一些潜质。澎湃新闻:你说她有“爱别人的能力”,这其实挺难得的。别说中年人了,就是现在年轻人,要让他们在受过创伤后,再全身心付出和爱别人,其实都很难的,人天生是会自我保护的,对吧?

闫妮:但其实我这一点和蔡素芬很像,我是这样一个人,不管我多大年龄,不管我怎么样,如果有一段真挚的感情在我面前,我还是会全身心地付出。我周围的工作人员小孩说,姐我们都不会这样了,而且你不是100%付出,你可以120%付出,都不知道你那多的20%从哪来的。可能是因为,我觉得如果老天给我一份好的情感,如果我不全身心地付出,我觉得好像对不起这份情感。

至于这份情感什么时候有,或什么时候没了,我觉得老天自有安排。当有这样一份情感降临到我身上的时候,我是不管的,我肯定会全身心付出,但有一天我觉得这份情感不适合我,或者不对的话,那我就是第一时间分开,我也没有遗憾。可能人在成长的过程中会越发意识到什么才是最珍贵的。对,因为它的珍贵,所以要勇敢去接受它,然后去珍惜。

澎湃新闻:蔡素芬不是一个能轻松驾驭的人物,她可能乍一看没那么讨喜,她不是近几年被推崇的女性题材中,那种光芒四射独立自信的女性形象。你觉得作为扮演者,塑造上面最大的难点是什么?

闫妮:可能她跟我以往塑造的人物感觉很不一样,我觉得难点可能是有一个观众接受度的问题。所以我还是需要真真正正地去找到这个人物。因为蔡素芬所有的对手戏都是跟装台人一起的,他们都是下苦人,都不化妆,所以为了贴合角色我本来都不想化妆的,可是化妆老师还是觉得要有一点点妆容。其实服化对我的帮助,让我相信我是生活在其中的,是不脱离那个环境的,但同时我又要有我不一样的地方,因为蔡素芬毕竟是一个老师,所以分寸感这个东西需要把握住。

我不会想一个人物符不符合现在大家的喜好什么的,我觉得人都是人,所有人就是小人物,大家都有平凡的一面,也都有不平凡的一面。对我来说,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这个人物有没有触动我的地方,因为只有她触动我了,我才愿意把我的情感赋予到这里,我才能去理解她,表达她。

澎湃新闻:你觉得是那种强势干练的女性角色更接近你本人,还是说比较温吞的,敏感细腻的女性形象是更接近你本人的?

闫妮:其实首先导演和编剧或者是嘉益老师找到我,他肯定觉得我有属于这个角色的一种属性,或者相像相似的地方,可是我怎么样去摸索到这个人物,这需要有一个过程,也不是只靠我自己就能做到,还要靠剧本的帮助,导演和主创们的帮助。

我觉得演员都是通过角色去挖掘你身上很多潜质的,以前我也不知道我能演喜剧的。我从来没有说“我想突破什么”,“我想怎么怎么着”,因为我只能是通过角色,看能不能挖掘出我身上还有一些什么潜质。人都是多面的,有时候你接触了很长时间的人,你忽然会看到他还有你没有想到的一面。像我有时候也会有这样的状态,有时候也有那样的状态,有时候我都不知道我到底是什么样子,怎么样才算“真正的我”。

澎湃新闻:入行这么长时间了,表演这件事对你的吸引力有发生变化吗?

闫妮:首先,我真的是内心热爱表演的。其实我女儿她说要当演员的那一刻,我有去观察她,我也是发现她是真的内心热爱表演,她内心热爱的话,我一定支持她。我不是说想去左右孩子的选择,我就是看她是不是发自内心热爱。

演员这个职业也有它痛苦的一面,比如想要达到你想要的表演,塑造好你心中的角色,是要经历一个过程的,可你真的热爱的话,你就不会觉得那是痛苦。你会觉得那是一种大家往一个方向去奔,不断攀登的过程,所以表演对我很大的吸引力,就是我一定要去演绎不同的角色。

可是现在,我又有新的感受,我觉得表演的真正魅力在于什么? 比如一个音乐会,一个演奏者在演奏,当观众不是礼节性地为他鼓掌,而是因为懂得他的音乐而欣赏,而赞叹时,那是最美好的东西。所以我就觉得不是说你一直在演你想表达的东西,就一定是非常值得赞美的东西;在某一刻你跟观众之间产生了一种共鸣,一种懂得,那是真正的美好。这种美好真的很打动我,所以这个是可能我跟以前不一样的变化。

澎湃新闻:你享受的是人和人之间达成理解的瞬间?

闫妮:对,这是真正的互动,这种互动也是对表演者的一种尊重,它是超越灵魂的,它是一种给表演者的回馈,对艺术真正的尊重。那个东西哪怕只是一瞬间,我也觉得是非常非常美好的东西。

澎湃新闻:当演员这么多年,对于演员职业的认知,有发生过什么比较大的改变吗?

闫妮:没有,我觉得我这个人也就只能做演员,首先我做演员非常快乐,而且我还能得到观众认可,还有了自己的一些作品,这都是我最大的幸运和幸福所在。所以我没有任何改变,我跟我周边的人也说过,我跟年轻时候没什么改变,我还是一往直前地寻找想演角色,想去演一些作品,还是这个样子的,还是很单纯。

澎湃新闻:2020马上要过去了,这是很特别的一年,你会怎么总结这一年?

闫妮:我今年最大的感受,是对生命的感触,因为今年走的人太多了。 前几天我还看到今年走的一些人的回顾。我就觉得,现在我们都还活着,还有自己喜爱的工作可以做,我觉得是很大的幸福,所以要珍惜幸福。你还好好活着,你已经是一个幸运儿了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万博体育官网_万博体育官网网址是多少_万博体育APP » 闫妮:与观众达成共鸣 那是真正的美好
友情链接:新2娱乐 hg0088.com www.hg0088.com hg0088.com www.hg0088.com hg0088.com www.hg0088.com 真人现场娱乐 视讯真人娱乐平台